三刑

你还是否记得。
那年那月那日。

突然清楚自己想要些什么。

只是一切都结束了。

只是提出的 是一开始被认为 万万不可能的我。

FLOWERS.


HAPPY NEW YEAR:)

你在的时候 

天气就特别晴朗:)

现实所给予的

一直在看《Glee》
好像从初三开始一直追到现在的剧
没有很好看 也没有无聊到想睡着
只是那跌宕起伏的高中生活
毫无规律 无法预料
就像我们的现实生活那样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本来以为 Finn和Rachel是天生一对
他们命中注定要永远在一起
我们深信
他们也深信
不过他们还是输了 输得一败涂地
他们输给的 不是对对方的爱
而是最可怕的 现实
REALITY.

”我以为我会很难过,但现在,也不那么难过了。”

我们都输给了现实
曾经那么地信誓旦旦
曾经说过要结婚 要一直在一起
但是 当现实介入的时候
最真厚的情也抵不过短短的六个月

”只是,这里再没有家的感觉。”
”再也不会心动的感觉。”

是啊 是啊
我曾经那么地傻 认为或许真的有天长地久
只要心还在 只要还爱着
就一定能打破所有的困难
打破这可怕的现实
撑过去
我一直这样天真地想着
我也是这样告诉他的。
可是
均生一直告诉我
现实残酷啊 现实残酷
我可能会背叛你 我可能不会爱你
这都很难说的
那时我还很迷惑
我想 只要心怀希望 拥有这个想法 不是一切都有可能的吗?
他比我懂多了 他拥有我没有的那份成熟
我总是那么天真 以为那就是世界
其实
这才是世界啊

尽管如此深爱 却还是要放手
被伤害过 就逃避 也不再挽留

”以后我们再也不要说一句话了。尽管你再想回来,也不要让我知道。”
”好。”
”你这都妥协了,也没有为此而哭。但是那个Brody,却让你哭了。”
”我只是感觉,再也不会对你心动了。你是我的初恋,你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特别的女孩。可是,我再也不能了。”


高中结束 迎来的最心痛却无可抗力的结局
我的心扯着地痛 却只能接受
这是事实啊 这就是现实

或许两年以后 或许不到两年
我也会与均生这样 以这种方式分开
我们或许真心想永远在一起
我们或许曾想过与现实抗斗
我们或许心怀希望
我们或许努力着
但或许 我们不会赢
这毕竟是
残酷的 现实啊



Look what you've done,reality?

只是些牢骚之言。

已是十一月中旬
开学的第四个月。
也是分开的第四个月。

天气微凉
有点小鼻塞。
住在学校里每天都重复着辛苦而又压力重重的生活
每天一沾枕头便会进入熟睡状态。
很累 很累。

有时突然会想起你
打开你的微博
除了转发 也多了另外几个女孩子的名字
打开你的QQ 几个月前发出去的信息 到现在还是没有回应
那句话就那么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走也不是 不走也不是
最后我放弃了 我逃走了
我知道这一切终究是骗话
我没有释怀 却好像松了一口气


我喜欢上一个男孩
他很高大 很阳光 很体贴
他会在喧嚣的马路扶着我的肩膀前行
他会在烂仔多的地方把我拉近
他会在扒手多的地方拉紧我袖子 对我说
小心被偷东西了
他会在人多的地方抓紧我的袖子拉着我前进
别走失了
我觉得他越来越好
我也相信我在日后的未来会爱上这个体贴却又有那么点幼稚的男孩
只是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

看到你的照片
你没变
青色的背包 黑色大框眼镜 还有那个小平头
还是那样的笑容
那样的你

你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
胖了
没了我的日子 应该过得更好吧
我识相地退出了你的微博
退出了你的世界
我应该抬起头好好向前走了吧
颓废了四个月
放纵了四个月
想向你证明我过得比你更好
却发现 你早就不在原地看着我了
你带着你的梦想 跑向你的理想

当初那么的痛 如今已经能慢慢地笑出了声


时间是麻木的药
本以为我会在三年中都无法走出伤痛
本以为我会颓废这三年
伍傻逼说 你会放下他的 你会释怀的
当初不信
可是待时间过去
我真的在慢慢看透 慢慢地放下
有时想起九中 便会想起你
想起那么蓝的天 那么阔的路 那么长的岁月
心中扯了一下 钝钝的痛楚蔓延着
可我知道
这都是无用的 感慨万千

我有那么点恨你 却又不恨你
我有那么点后悔 却又不后悔

要向前行了
停滞的四个月 让我落后于所有人
既然你那么决绝地扭头
那就算了吧
放手吧
手中的沙子 拽着也无用
不如抱着另一个阳光体贴的躯体
感受更蓝的天

你别挡道
陈晓东